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e线网 > 资讯快报 >

新宁,已“深埋”16年的96公斤炸药何时才能引爆?

来源:腾讯快报 作者:网络 发布时间: 2019-09-19 16:16
   
   

内容简介:2019年8月28日,新宁县章坪电站的几位合伙人向邵阳市公安局提交了一份事关危及社会安全的控告状,控告状爆出曾在该电站强行占有干股的邓大艾多次扬言要炸掉电站、要炸死刘雄、陈...    

   

2019年8月28日,新宁县章坪电站的几位合伙人向邵阳市公安局提交了一份事关危及社会安全的控告状,控告状爆出曾在该电站强行占有干股的邓大艾多次扬言要炸掉电站、要炸死刘雄、陈仲康和刘叙旭三家人;同时放言如果电站开会就将全体合伙人炸死,致使章坪电站不敢公开召开合伙人会议,曾因迫于邓大艾的威胁,电站开会只能选择在县公安局信访室;于是,邓大艾扬言要炸掉县政府和公安局,并以此野蛮行径多次成功“绑架政府”达到其个人不法目的!

邓大艾之所以口出狂言是因为其在16年前就已私藏有96公斤炸药、400发雷管。邓大艾在新宁的盘根错节、树大根深,让这深埋于社会的炸药与雷管无时不在制造着恐慌、无时不在危害着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湘桂边境的非法采矿与爆炸物品买卖

新宁,它的南面是广西,经省道S245,过崀山与之接壤的是广西的资源与全州,就在新宁与广西交界处的湘桂边境,存在着数以百计的无证开采的钨矿与锑矿。高额的利润与监管上的漏洞为这些非法矿洞的存在提供了生存的土壤,非法采矿成了不少铤而走险之徒攫取财富的重要手段。

2006年5月曾有新宁一渡水镇回水湾、石楼、桂香、三渡水四村的负责人向《新闻天地》记者反映,回水湾矿区由于山体裂缝早列为省地质灾害区,长时间非法开采倾倒的矿渣已使河床抬高,数百亩良田被毁,一旦山洪暴发,这四村近4000人和近2000亩良田将很难幸免,而且近几年来因非法采矿矿工得矽肺病至少死亡70人以上,还有近百村民得矽肺病丧失了劳动能力。

而曾有某广东老板经招商引资来新宁开采一渡水镇回水湾处的锑矿,但广东人不是想开采锑,而是想非法开采厚度达1.7米,含量最高处达60%的钨,在政府干预下,广东老板要蒋某等将采矿权转让给其所属的深圳大地实业有限责任公司.并支付了 5.8万元的转让费。

其时,人大代表郑xx对《新闻天地》记者说:“之所以新宁县非法釆矿和非法买卖爆炸物品猖撅,就是由于官矿勾结引起的。”回龙镇村民李某反映,新宁县公安局某副局长及某镇分管政法副书记在东岭界碑非法矿山有股份。直山镇里溪村500多村民曾联名反映该村支部书记刘xx非法买卖爆炸物品达12车用于东岭界牌非法开采钨矿……

当记者采写的《刑法权威马长生质疑非法买卖爆炸物品案》发表后,新宁县公安局治安大队仍然大办金钱案,在4月30日,违法收取李某1.6万元、陈某3.3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采矿离不开一个关键性的东西,那就是炸药!

要取缔非法开矿,就必须切断爆炸物品的来源!对于新宁县爆炸物品的管理混乱,非法买卖爆炸物品的打击不力和司法机关办金钱案,从而造成此地非法采矿猖獗,已成该县政治经济生态中的一非正常现象,

据曾向《新闻天地》反映情况的相关人士透露,新宁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对爆炸物品监督不力,审批不严,在2000年至2003年,曾把盖有公章的空白审批单甚至公章交予民爆公司,2004年到2005年至少有10件以上可能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犯罪嫌疑人均以罚款代刑。治安大队干警可以不凭任何手续到民爆公司拿走炸药。

爆炸物品管理不严,使得非法开采屡禁不绝,既造成了国家珍贵矿产资源的浪费,又破坏了生态环境,且安全事故频发。就湘桂边境来说,非法采矿矿主数以百计,从业人员近万人,而如此庞大、枝繁叶茂的采矿业,其采矿所需的炸药、雷管等巨量火工产品基本就是从新宁发往湘桂边境的。自2006年在东岭林场及东岭林场与广西全州交界处死亡3人,此后安全生产事故每年都有,这些矿洞每天收入在几万到几十几万元之间,据回龙镇村民肖某反映,为保护矿业采掘,东岭界碑就有配有微型冲锋枪及其他枪支的黑恶势力。不仅如此,他们大肆贿赂国家公职人员,使得炸药供应源源不断。

章坪电站与96公斤炸药

沿省道S245往南不到5公里再往东沿一条狭长的村级公路行进约15公里即是章坪电站。

章坪电站位于新宁县金石镇柳源村12组。

2003年,刘雄、刘敦斌、陈仲康、吴明海;刘叙旭、李小菊、林承明、蒋贤和、李道炳等20几名合伙人合伙修建新宁县章坪电站,各位合伙人集资428.1万元,按当时的市价,此428.1万元可以购买新宁县黄金地段大兴路20个门面。电站自2003年筹建到2005年2月投产运行。在建工程实际投入现金为4155589.10元。

需要说明的是每个水电站批建都要先交水土保持费才能批准开工。

2003年7月,章坪电站在批建过程中,其时的邓大艾任水利局水土保持股股长,邓大艾利用手中的职权在办理章坪电站水保手续时要求入伙,但入股却没有履行出资义务,以虚假开支抵入股现金,入的是空股(新宁县人民检察院、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曾委托湖南人和司法鉴定所经对邓大艾经手的票据鉴定,其中与电站业务无关的票据金额即达99613元),并自封副董事长兼出纳,电站每月付给850元工资,直领到2005年3月止,其同时在新宁水利局每天报一下到不上班照常领工资奖金,当然,其它同类电站均要交上万乃至几万水土保持费才得验收准于并网,章坪电站在2005年2月就建成并网了,能够顺利并网的根本原因显然是邓利用职权拿国家水土保持费做交易所至,章坪电站因邓大艾索要干股而没交。

在章坪电站建设期间,邓大艾还参与经营新宁县白沙河砂场。并利用职权审批民爆物品。

章坪电站下游约两公里处是广西人投资兴建的水源电站。但广西人建电站只是一个幌子,其在湖南新宁建电站的真正目的是以建电站之名而行搞炸药之实,在新宁搞炸药拿去广西采矿。

2004年3月初,新宁县水源电站蒋新春、陈光炳为获取爆炸物品非法采矿,向章坪电站邓大艾、刘敦斌提出帮忙购买爆炸物品的要求,之后邓大艾以章坪电站施工为名,从新宁县公安局先后批得炸药1680公斤,雷管2400发,导火索2000米等爆炸物品,随即提供给蒋新春、陈光炳,用于湘桂边境钨矿开采。

2004年10月,新宁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干警突然来到章坪电站检查爆炸物品的入出库情况,将仓管员李小菊保管的爆炸物品的入出库票据、台帐等全部扣押拿走。

当天晚上,邓大艾、刘敦斌找到刘雄、吴明海讲他俩为水源电站的两广西老板批购了1680公斤炸药2000发雷管,如果这下被查出来电站就“烂了事”,并求刘雄和吴明海把这些票做到电站财务帐里。其时邓大艾、刘敦斌承诺:如果万一做进电站帐里又被查出来,就由他俩承担全部责任。吴明海看到他俩这样说,又加上刘敦斌,刘雄、吴明海是堂兄弟与妹夫关系,就拉刘雄到电站厂房外的小溪边协商。刘雄说做帐也不要做到会计帐中,因为这些发票的支付款与章坪电站无关,且治安大队查的是爆炸物品的进、出库使用情况,只牵涉到保管员的实物帐,其实刘雄是并不愿为其做假帐而故意推托。吴明海讲刘敦斌、邓大艾承诺做假帐出事由他俩自己承担,且又是亲戚托不了情面,刘雄于是就答应了做李小菊的工作。

当晚,刘敦斌拿出编号为00083277, 00083248 的两张爆炸物品发票交给刘雄,在一旁的邓大艾立即也从袋子里掏出编号为0007608的另一张发票递到刘雄手上并嘱咐说这一张是我私人要了的,也请一并做进去。刘雄就这样拿到了邓大艾、刘敦斌三次私自贩卖、私藏爆炸物品的凭据。刘雄当时把这三张票据给李小菊,但李小菊不敢、也不愿做假帐,只记下了票面数据(刘雄拿到这三张票也没退给他俩)。当时企业负责人刘敦斌为了体现这三张发票与其它正常爆炸物品发票的区别,在此三张记帐联发票上签字是“同意作发票记帐”。而除这几张之外,刘敦斌在其他正常入库的爆炸物品发票上的一惯签字是“同意付款”或“同意支付”。邓大艾为了掩饰这些发票的虚假性,在发票上故意签了 “因发票遗失因此报帐”“邓大艾”的字样,以逃避公安机关的侦查。其最重要的原因是:

2003年10月31日,邓大艾代表章坪电站在新宁县炸药仓库提货炸药96公斤、雷管400枚(提货单号为:0007608),新宁县民爆器材专营有限公司出具的货物销售发票提货联注明客户是章坪电站,品名分别是炸药96公斤,金额633.6元;雷管400枚,金额300元,合计金额933.6元。提货人为邓大艾。

只是邓大艾提货后,至今未将上述物品上交章坪电站入库!

96公斤炸药及其保护伞

96公斤炸药、400发雷管没有入库。邓大艾以章坪电站的爆炸物品帐没有做全为由,从治安大队将票据和台帐拿了回来。邓大艾、刘敦斌逼迫保管员李小菊,要求将以上三张发票的炸药、雷管做平入、出库帐。李小菊不同意。邓大艾、刘敦斌、吴明海三人就威胁李小菊,如果不做平此三张爆炸物品发票的话就要把李小菊的股金“充公”。李小菊无奈给了吴明海25张盖了李小菊私章的空白领料单。

事后,李小菊将上述情况向县纪委副书记谭清勇做了如实反映,同时提供了吴明海伪造领料单的证据。

吴明海利用管理工程施工的职务之便,故意制作假的民爆物品入库、出库单据,以掩盖事实,蒙骗新宁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干警。后经新宁县检察院渎侦局侦查发现吴明海故意做假帐的证据,在新宁司空见惯的跨省非法买卖爆炸物品案渐渐的露出了它的冰山一角……

2005年8月24日,邓大艾、刘敦斌因私自贩卖1680公斤炸药、2000发雷管等被依法刑事拘留。是年9月5日被依法逮捕。

2006年4月21日,经邵阳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刘敦斌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判处邓大艾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邓大艾作为一个贩卖民爆物品的主犯仅只判刑三年缓期四年执行。对于该判决结果新宁众多老百姓颇有微词,对此终审法院判决书里的一句话已说明了一切:邓大艾、陈光炳、蒋新春积极参与非法买卖爆炸物用于非法采矿,情节严重,原审法院对三原审被告人量刑偏轻。但根据上诉不加刑原则,本院不宜改判。

然而邓大艾能获得如此从轻发落,而且还有另外的96公斤炸药、400发雷管漏诉,其背后是否有其强大的保护伞?

原来,邓大艾非法买卖爆炸物品之事能够浮出水面,是因蒋新春等人在广西界牌非法开矿中发生了爆炸致人死亡案,因该案的发生在追溯炸药来源时而祸及新宁。新宁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渎职之事就此浮上水面,新宁县检察院渎侦局随即介入此案,并以非法买卖爆炸物品罪及职务侵占罪批捕邓大艾、刘敦斌。但对邓大艾单独贩卖96公斤炸药、400发雷管及职务侵占之事实却没有公诉。

后又有群众举报邓大艾将96公斤炸药、400发雷管贩卖到其自营白沙河砂场之事。然而,公安局副局长尧百战却“侦而不查”,或以″重复报案"不予答复的方式来忽悠举报人;同时在尧百战的斡旋下新宁县检察院公诉科在公诉中只起诉刘敦斌与邓大艾共同贩卖的1680公斤炸药、2000发雷管与2000米导火线一事。

邓大艾攀上新宁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尧百战,即利用尧手中权力将自己非法买卖爆炸物品由主犯变为从犯,对已发现的邓大艾单独贩卖96公斤炸药、400发雷管及职务侵占一事漏罪不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条规定:“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在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依照本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应当计算在新判决决定的刑期以内。”具体并罚方法,对漏罪定罪量刑。

有专家解析说仅非法贩卖96公斤炸药一项,按刑法刑期应在十年以上。

电站股东穷追96公斤炸药与部门回应

2006年,邓大艾因非法买卖爆炸品被判缓刑之后,邓大艾怀疑是刘雄举报,即指使他人殴打刘雄,同时雇用歹徒持刀到刘雄家砍杀刘雄,幸有村民到访而未遂,尔后即杨言要杀刘雄儿子与全家,刘雄只好把儿子寄在外县不敢让其回家。

刘雄,章坪电站原始股东之一,电站会计。

2009年4月12日,电站股东刘雄在红网百姓呼声发出了《炸药96公斤雷管400发去向不明》,请求职能部门对邓大艾非法买卖的96公斤炸药和400发雷管一事予以立案侦查。

2009年4月28日,新宁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对此作出回复,回复称:

2003年至2004年期间,邓大艾伙同刘雄等人在金石镇修建章坪电站,邓大艾负责危爆物品的审批和管理。在此期间,为了电站的利益,卖出炸药1680公斤,雷管2400发,其中包括2003年10月将96公斤炸药、400发雷管转卖给白沙采石场用于碎石。此案系新宁县人民检察院办理,该案的主犯刘敦斌被判有期徒刑5年,从犯邓大艾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事后与邓大艾合伙修电站的刘雄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称邓大艾仍有96公斤炸药、400发雷管下落不明,有关部门多次答复查实炸药雷管去向的情况,而且炸药、雷管早巳过有效期(炸药有效期为1年,雷管有效期为2年),但刘雄不信,仍上访。在这种情况下,2008年9月,新宁县检察院将案件再移交新宁县公安局侦查,县公安局指令刑侦大队立案侦查,现此案正在侦查之中。

该回复有几点值得质疑:

1、为了电站的利益,卖出炸药1680公斤,雷管2400发;非法贩卖爆炸物这是为了电站的利益?

2、2003年10月将96公斤炸药、400发雷管转卖给白沙采石场用于碎石;既然已经知道了炸药与雷管的去向,为何下文又说有关部门多次答复查实炸药雷管去向的情况,这去向到底是清楚了还是不清楚?

3、而且炸药、雷管早巳过有效期(炸药有效期为1年,雷管有效期为2年);这炸药、雷管的有效期是谁确定的?炸药雷管等火工品作为特种商品,无论失效不失效,其编码都是在公安系统登记的,就算是有有效期的,在确认过了有效期的情况下,也不能游离于社会,而是应由有相应资质的人员进行销毁。如在系统中已标记为销毁或使用的产品,若在检查中被发现,是要受到公安机关追究的。

县政府如此回复莫非是在为邓大艾辩护?

2006以来,就邓大艾非法买卖96公斤炸药400发雷管及侵占电站财产一案,刘雄等数次向省市有关领导举报,省政法委、省检察院对此非常重视,批转到邵阳市政法委、市检察院,市检察院07年12月做了如下答复:“邓大艾个人非法买卖的96公斤炸药400发雷管还没有查明具体去向,为了消除社会隐患,新宁县检察院将该案移交县公安局立案侦查。”2007年12月,新宁县检察院将该案移交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因种种原因,一直没有立案侦查,刘雄等上百次到公安局找有关领导,都答复刑侦大队案多尚未侦查。

有网友对此评论说:这么大的案件公安竟然以案多为由拖沓,简直就是拿人民生命安全当儿戏!回函不痛不痒,没有具体承诺侦结时间,是极不负责的!而且我就是新宁人,有这么大的一个生命安全隐患,居然没有听到看到就不安全因素进行通报,政务公开到哪去了??

然而,刘雄说职能部门还有更令人匪夷所思的回复:

新宁县公安局专案组尧百战、信访室李XX、公安局法制大队李XX、新宁县检察院副检察长周XX、政法委文XX、市检察院信访室唐XX等,这些部门的人都这样答复:96公斤是己判决了的。

在我们拿出判决书指证判决书中所判两张发票就是1680公斤,而加上这96公应为1776公斤炸药,这96公斤未查明,起诉判决后这些部门官员就又说:1680公斤量刑了,再加上96公斤也一样,不影响定罪量刑,反正属于3公斤以上这个范围。更有甚者新宁公安局办案人员李祖兵还把刘雄检举揭发说成是泄私愤。

让人弄不明白的是,这些部门的各位官员到底是在向公众表明一种什么态度?!

邓大艾已判决的1680公斤炸药是属于共同犯罪,而后者则是单独作案!

对此,湖南省刑法权威马长生教授指出:按司法解释,非法买卖炸药5千克、雷管150发、导火索150米以上属于《刑法》第125条“情节严重”的情形,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

当然邓大艾能有今天离不开他的保护伞尧百战。

2011年初,新宁县公安局以“涉嫌诬告陷害罪”对陈仲康、刘雄、刘叙旭三人立案侦查,同年11月份以没有犯罪事实撤案。2014年,尧百战从新宁县检察院调至新宁县公安局担任第一副局长,主管经侦工作。此间,刘雄等人实名控告邓大艾手中持有96公斤炸药及400发雷管危害公共安全,尧百战对邓大艾极力袒护,尧害怕东窗事发,为达目的,特意成立专案组重新立案侦查,指使邓大艾以虚假证明文件罪指控为章坪电站审过帐的南方会计事务所,强迫南方会计事务所黄泽亮、段翔分别赔偿邓大艾现金32万与22万元。再以逼供手段强迫会计人员指认审计与陈仲康,刘雄等举报人有关。2014年10月25日,以尧百战为组长的专案组在没有新的证据重新以涉嫌诬告陷害罪立案并刑拘章坪电站合伙人陈仲康,同时提请对刘雄的批捕,拟定“网上追逃”。而新宁县检察院认真调查本案后,依法做出了“新宁检侦监不批捕[2014]66号决定”,并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新宁检公诉刑不诉[2015]36号不起诉决定”。刘雄、陈仲康等侥幸躲过一劫,但新宁县公安局至今5年仍然不予结案。

2017年11月,为了消除安全隐患,刘雄代表电站向新宁县人民法院起诉,要求邓大艾将以电站名义购买的96公斤炸药、400发雷管入库。法院裁定应由公安管辖,刘雄等持裁定书向公安局又一次报案,新宁县公安机关至今无任何文字答复。

新宁与“塔西佗陷阱”

2007年至2008年在电站股东起诉邓大艾非法侵占电站资金案期间,邓大艾在法庭、股东会议上多次杨言要炸毁电站、炸死告状的几家人,有股东便劝他:“你因炸药一事吃了亏,你现在还批得炸药到?”邓大艾讲:“几十公斤炸药我是有的,你还要跟他们搞我,你的屋我也要炸了你的。”

对于邓大艾掌控的96公斤炸药和400发雷管,公安机关至今没有追查,但已对电站和股东构成威胁,也构成了对整过社会的安全隐患。这么多的炸药和雷管,不要说炸毁章坪电站、新宁县政府,而且足以毁坏天安门城楼,对此不立案侦查、不查明去向,血案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更加奇葩的是,邓大艾凭其在新宁的人际关系指示新宁县工商局撤销了新宁县章坪电站的正常变更资金及合伙人的登记。通过其运作,让新宁县电力公司强行停止了电站电费结算一年之久,致使电站合伙人向政府职能部门反映无果后上访北京,最后通过二审诉讼才恢复电费的正常结算。

然而政府各职能部门对待公共事务的处理、对待群众呼声的态度不得不让人心情沉重:

中国古代经历了多次朝代更替。一直以来,历史教科书总是告诉我们,朝代的更替是因为贪污腐败冗官冗员激化了社会矛盾,农民活不下去才xx而起的。

中国古代史长达两千多年,长期处于效率极其低下的农耕社会,因为生产效率低下,富余资源也非常有限,能够养活的x员和军队也是非常有限的。古代几乎每个朝代都是因为贪污腐败冗官冗员而灭亡,所以下一个朝代在x度的设计上,都会总结上个朝代失败的经验,一开始都奔着精兵简政而去。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诸侯地主们都会通过自己上手的优势资源去攫取更多财富,然后冗官冗员贪污腐败的现象就会越来越盛行,土地兼并、巧取豪夺、地方割据都是贪污腐败势力膨胀的结果。

导致朝代x x的是冗官冗员们贪污腐败后占据了绝大多数的生产生活资料,致使越来越多的穷人活不下去,激起了非常严重且普遍的社会矛盾,致使社会经济全面崩溃才引起朝代更替,整个社会重新洗牌。

其实,王朝更迭的最根本原因还在于公义能否畅行、经济能否持续,而经济可持续的关键在于生产和消费的良性循环、在于公平与正义的坚守。

丘吉尔的母亲是一位受到万人尊敬的圣母。

有人问她,是否为自己当首相的儿子感到骄傲?

她说:“是的,我还有一个儿子正在田里挖土豆,我为他们俩感到骄傲!”

人的一生要面对许多人要经历许多事,但无论如何都要活得自由而高贵,其实这并不难,学会平视权威,你会变得气宇轩昂,即高贵;学会尊重法律,你会活得心安理得,即自由。

但高贵、自由、心安理得却不是每一个普通人所能驾驭的。

网络上有一句流行语“以前不相信政府会做坏事,现在不相信政府会做好事”。我们没有理由说这句话是对的,但也没有理由说这句话是错的。它说的是政府在面对庞大的公共资源以及公共事务的处理方面如何经得起公平与正义的考验。通俗地讲就是指当政府部门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它就是经济学上著名的“塔西佗陷阱”。

这一定律在近年来的社会群体突发事件中有着充分的体现,几年前发生在邵阳的沉船事故就是一个最充分的注脚。而在新宁,96公斤炸药、400发雷管就是埋在社会、埋在政府、埋在公众心中的一颗巨大的炸弹。最大限度地打消公众对官方说辞的质疑,以实际行动挽救地方政府原本就已岌岌可危的公信力,是新宁避免陷入“塔西佗陷阱”的唯一选择!(刘雄、陈仲康)


责任编辑:王珂
标签: 
免责声明:法制E线网以“依法治国”为根本和出发点,以推动普法教育宣传为己任,以促进社会的公平、公正、阳光、透明为目的,致力于法制类信息的传播交流。本平台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邮箱:chiefeditor@easylux.cn),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